《赤痕-夜之儀式》評測 闊別再重逢的精神續作

由前KONAMI著名制作人五十嵐孝司制作的獨立游戲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(Bloodstained: Ritual of the Night)(以下亦簡稱《夜之儀式》),《赤痕 終于在2019年6月正式上架發售,對應的平臺有PS4、Xbox One以及PC。《赤痕

由于KONAMI自從2014年之后,就再也沒有推出《惡魔城》系列的新作,讓很多喜愛“類銀河戰士惡魔城風格游戲”風格的動作游戲玩家們,總是望穿秋水苦苦等待,盼望能夠在PS4等新世代主機上看到圖象表現更好的新作。這也是為什么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在Kickstarter開放募資后受到眾多玩家關注,盡管比起當初預定的推出時間晚了一年左右,最后仍順利發行,內容也沒有辜負玩家的期待。

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評測 闊別再重逢的精神續作

闊別未相逢

對于新玩家而言,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也許是個陌生感較重的名字,但提到“惡魔城”以及“月下夜想曲”這兩個關鍵字時,相信就有很多人知道了。在1997年推出的《惡魔城X:月下夜想曲》被譽為是《惡魔城》系列中的巔峰之作,一掃以往的方式,改走大地圖探索與角色升級的概念,備受玩家好評,讓往后的《惡魔城》作品幾乎都改采這樣的方式進行游戲。由于玩法與任天堂旗下的著名游戲《銀河戰士》(Method)很相似,因此玩家們習慣將這類游戲稱之為“類銀河戰士惡魔城風格游戲”(Metroidvania game)。

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評測 闊別再重逢的精神續作

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的制作人五十嵐孝司(英文縮寫IGA),原本在KONAMI時期,就是以制作《惡魔城》系列游戲為主。雖然“月下夜想曲”的制作人和總監是萩原徹,五十嵐只是助理總監(Assistant Director)和編劇。但是從2001年開始的《惡魔城》作品幾乎都出自IGA之手,因此當他離開KONAMI并且要做《夜之儀式》時,玩家們都很興奮,這其實幾乎就可以說是“另一個惡魔城”游戲了。

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評測 闊別再重逢的精神續作

事實上,透過Kickstarter募資而開發出來的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,的確就是一款100%為了響應《惡魔城》粉絲玩家的游戲,從里面的各種要素都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這點。一如以往操控簡單卻需要技巧的動作戰斗,玩家需要不停地奔走探索地圖,并解開各種奇妙的機關。整體地圖的構成和各種界面,要說是惡魔城系列的新作也不為過,只差游戲名稱和人物設定不同而已。

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評測 闊別再重逢的精神續作

也因此,游戲一開始的風向就很明顯了,就是專打喜歡“類銀河戰士惡魔城風格游戲”的玩家。假如你是喜歡3D動作游戲的人,或是不喜歡這種需要探索與練功的游戲的人,那很明顯本作不適合你玩。

不曉得大家是否還記得,在去年5月底左右,本作的游戲開發小組有發行了一款仿8bit風格的橫向卷軸動作游戲:《血污:月之詛咒》(亦簡稱《月之詛咒》),這款作品是募資過程之中的副產品,可說是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的前傳,《月之詛咒》登場的人物也全都在《夜之儀式》出場,包括斬月、米莉安、以及魔法師阿爾弗雷德與吉貝爾,甚至就連出現的敵人角色也都很相似。

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評測 闊別再重逢的精神續作

《血污:月之詛咒》雖然看似小規模游戲,但故事也很完整,甚至也有多重結局,雖然目前還不是很確定兩者之間的劇情是怎樣連貫的,不過已經看得出原因和故事脈絡了。這款前傳作品假如你有玩過的話,要融入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的劇情內容會更加容易。

另外一個就是程序Bug,玩這片的人應該或多或少都有遇過,比如人物突然不見、破圖等等之類的,但程度不是很嚴重,也只出現過一次,并不影響游戲的體驗太多,所以覺得還好。包含上述的翻譯問題,這些都是可以靠更新檔修復的,相信制作團隊之后會慢慢一個個修正。

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評測 闊別再重逢的精神續作

幾回夢里與君同

總結來說,《赤痕:夜之儀式》的推出,相信讓很多玩家們都松了一口氣,畢竟對比之前同樣是以募資方式推出的日系獨立游戲《麥堤9號》而言,同樣獲得許多集資的五十嵐孝司制作人,算是有成功地執行項目。游戲給人的感覺,就是非常道地的“月下感惡魔城”游戲,該有的要素都沒有少,殺怪練功、地圖探索、隱密要素、各式特技、刷道具農武器,以及多重結局……等等,喜歡過往惡魔城系列作品的玩家,鐵定都能夠玩得很高興。游戲透過Unreal Engine 4的威力,讓整體關卡舞臺的光影和圖象都更加精致。

盡管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,像是中文翻譯差,以及部分物品掉落方面的bug,但瑕不掩瑜,五十嵐孝司仍舊用這個傳奇的2D動作RPG游戲IP詮釋了經典。

發表評論

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